用戶名: 密碼: 記住

編織:第42章 十二生肖?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編織在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
    呸,你還真不要臉。說罷,什么事兒,你這無事不登三寶殿,我都怕了你了。你也就欺負欺負咱小老百姓了,整天騙老娘的消息不說,吃喝還不給錢。斷這么多案子也是老天不開眼,怎么就不給你搭進去。

    這不,你看,尋常人哪有資格值得我去騙。不就只有三娘您這樣的妙人兒嗎,今天給你這個,你看看吧。

    說完從懷中掏出一張畫紙,遞給了她,三娘臉色緩和了一些

    算你識相。

    鋪開了畫,畫中是一處高聳的山峰,被云霧環繞,顯得有些有些縹緲。上面站著一身紫裙的女子,曼妙的身軀,垂直的秀發隨風飄動,顯得有幾分凌亂。女子似乎就站在云中,手里捧起了一朵云,放在了眼前,剛好遮住了臉,只能模糊的看見精致的五官輪廓,有一種朦朧的美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三娘起先是有些高興,能夠看出畫中的女子就是自己。而后嘟起了嘴

    怎么沒把老娘臉給畫上去?嫌丑是吧。

    李云直直的盯著她看了一會兒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我畫人都是先從骨開始,曉其神方能顯其韻。不知為何,你給我印象就是這樣。總看不透你,似夢非夢,如同那霧里看花,終隔一層。準確的來說,這就是我腦中最真實的你。

    三娘呆了片刻,眼神閃爍了一下,浮現出了笑容,小心翼翼的收起了畫

    切,老娘還不知道你?是功夫不夠深把,哼。看在你這么有誠意的份上,這次就繞了你,要請你喝酒不?當然,這頓可免不了。

    這倒不必了,來這兒主要是跟你告別,明天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看著外面的行色匆匆的人群,在這兒呆久了,還真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三娘征了一下,臉上的失落一閃而逝

    這也正好,給老娘省了不少開支,去了就別回來了。打算死哪兒去?http://www.58400172.cn/

    說的好像我好像跟個賴皮鬼一樣,

    你本來就是賴皮鬼,

    好好好,我不跟你爭,就賴你這兒了。要去江南一段時間。也不知何時才能回來了。

    江南?怎么會去哪兒?那里最近可不太平。

    我能有什么辦法,身為人臣,君上有命,豈敢不從?不過你說的不太平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嗯,江湖之中,每五年就會有一屆武林茶話會,各大武林門派都會派人參加,就在蘇州。說是茶會,其實就是江湖門派之間的切磋,彰顯實力罷了。這一屆也快到了,這個等你去哪兒就清楚了。既然是這樣,派你去倒也說得通了,你就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說完三娘神秘的笑了笑,李云并沒有多問。只是離去的時候,心里多了些沉重。

    夜半入夢,醒來的時候眼前一片光亮,不由得琢磨了一下,這天亮的也太快了把。咦,看了下蓋在身上的毛毯,才發現自己已然出現在了老頭家里的沙發上。

    站起來扭了扭脖子,外面正是天氣大好,老頭坐在泳池旁邊曬著太陽,泳池里面充滿了歡聲笑語,一群比基尼美女在池內嬉戲追逐,各種膚色的都有。一陣口干舌燥,拉開門走了出去,搬了把椅子坐在了老頭旁邊,幾個美女都在給李云拋著媚眼兒,上次見過的那倆個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李云目不轉睛的盯著,少看一眼都覺得虧。擦了擦鼻血

    老頭,說實話,有時候我都分不清到底哪邊才是現實了,感覺就跟活在夢里差不多。

    老頭神秘的笑了笑

    似夢非夢,你覺得是夢,那就是夢,你覺得不是,它就不是。看你怎么想罷了。

    得,不跟你砸舌根子,每次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,搞得神秘兮兮的。畫兒呢?我看看,

    老頭把手中的報紙遞給了他,準確的說,一面是報紙,一面是畫,自己剛才倒是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,動物世界?下個案子不會是要保護動物把?

    李云有些詫異,畫面中是一口池子,池子的倆端有一匹馬和牛把頭伸進去正在喝水,或許是喝的動作有些大,讓水面蕩漾了起來。池子前面是只老鼠,咂巴著嘴正在吃著什么。

    池子左邊趴著一只狗,蜷縮在地上正在睡覺。狗旁邊兒站著只雞,扯開了尖嘴兒,估計是在報曉把。右邊是一顆樹,上面的一處枝干上掛著只猴子,看樣子正在蕩秋千。

    仔細看樹干頂端還盤著一條蛇。身后是一片草原,近處是一只山羊,正在吃草。旁邊還有著一只可愛的迷你兔也在咀嚼著小草。藍天白云,遠處的草原一望無際,能夠依稀看見一只黃褐的老虎正在向這邊走來。一切是那么的和諧。

    十二生肖嗎?這也還差了龍和豬啊?

    《編織》澳門皇冠844網站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 : http://www.kshuifeng.com.cn/book/bz97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編織章節目錄       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天下第一30集免费播放 ,操你啊日本一级片